酒后开特斯拉撞路灯:我坐在副驾,是自动驾驶干的

据杭州电视台报导,7月29日晚10点左右,杭州西溪湿地景区福堤附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辆白色特斯拉撞到路边的路灯杆,并开到路边的睡觉椅上。令人感到为难的是,该特斯拉主自称,当时自己并没有进,而是躺在副驾驶位上。

距事故现场不远,是西溪消防救援站营区。当晚10点多,副站长黄宗炎听见一声巨响,于是跟几名队员一起前往查看,随后发现一辆白色特斯拉冲向路面并撞倒路灯,倾斜在路边的睡觉椅上,主已经自行下前往安全方位,并无受伤现象。消防队员表示,“辆撞击比较厉害,我们担忧辆起火,检查一圈后回避了风险。”同时,消防队员在安抚主的过程中发现,主身上有酒气。此时,处置事故的交警也赶往了现场,并询问是否是主自己开?

主并不承认自己进:“不是不是,我没开,是子自己进的。”据特斯拉主描述,其当晚在西溪湿地吃饭并喝了酒,于是准备叫代驾进,但代驾在西溪湿地北门无法转入,后来自己躺在副驾驶座上用于特斯拉自动辅助驾驶功能驶往北门,而就在行经过程中,特斯拉忽然冲出路面,撞到路灯杆并撞上路旁座椅上。

对于该主的众说纷纭,特斯拉方面指出不实。特斯拉工作人员表示,特斯拉具有的这项功能精确名称是“自动辅助驾驶”,根据特斯拉的重力感应器设置,驾驶员必须要坐在驾驶位上才能开启使用这项功能,躺在机长位上是无法开启这项功能的。不过,该工作人员回应,有用户通过这主驾驶员座位上摆放重物等方式,从而超过启动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目的,我们不建议这样做,因为当子转入自动辅助驾驶时,若辆发生意外,依旧是人全责,且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驾驶员人应该处于辆驾驶员座位上。

此外,特斯拉方面表示,特斯拉所启用的标配基础版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包含四项功能,分别为道互为保持行经、跟前维持距离、跟行驶定速巡航和道辅助改向,均必须人为插手观察周围路况,且该功能并不兼容所有路段,必须要有明晰标线的路段才能打开用于。

特斯拉的众说纷纭也获得其它主的认可。有特斯拉主表示,“我实在不太可能,要转入自动辅助驾驶员模式,必要条件就是让辆启动起来,并产生一定的时速,坐在机长位上,怎么能让子开动一起呢?”另一位特斯拉主也回应,“特斯拉的座椅、方向盘上都有重力感应器,如果发现丧失重力感应器,特斯拉就会自动解散自动辅助驾驶功能。”还有特斯拉主表示,“用于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时候,双手要放到方向盘上,否则自动辅助驾驶员就不会被取消。”

根据相关法律,目前特斯拉并未在国内对外开放几乎自动驾驶功能,仅开放了自动辅助驾驶功能,而自动辅助驾驶员功能的打开,是必须要求辆的驾驶人在主驾驶位上,握方向盘,并能精神状态地对辆进行操作者和监管。

2021年4月,公安部就《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改建议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已追加了自动驾驶涉及管理要求,还包括对具有自动驾驶功能展开道路测试方面的相关拒绝,以及对不具备自动驾驶且具备人工必要操作者模式的违法行为和事故责任的判断等。此外,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去年已实施《驾驶自动化分级》国标准(标准号:GB/T40429-2021),该标准对驾驶员自动化、系统和功能、大于风险状态和策略、介入请求和接管、系统过热等进行了严苛定义,并从多角度考量,将自动驾驶区分为0-5级。其中,L0至L2级别为辅助驾驶阶段,要求“人机共驾”,即驾驶员主体依旧是人类,系统只是减轻人类的驾驶员负担,同时预防紧急事件再次发生或在将再次发生紧急事件时暂时介入驾驶。

对于主是否涉嫌酒驾,交警回应躺在副驾驶室位只是主自己的说法,目前涉及部门正在调取附近监控,事故还在调查中。